吴汀鹭1870出生于江阴城内一个书香门第,父亲吴穆清精医术,热心地方公益事业,曾担任缪荃孙为总纂《江阴县续志》的协修一职。吴汀鹭幼承家学,光绪十八年(1892),23岁进入当时江苏最高学府南菁书院就读,前后在南菁学习了10年。19世纪末,清政府采纳有识之士建议,鼓励私人资本兴办实业,形成资本家投资兴办民族工业。江阴的一些名门望族子弟在经世致用思想的影响下,开始由通过科举追求仕途转向投资兴办工商实业。“读书不成,去而学贾”是吴汀鹭先生冷静思索自己的未来之路的合理选择。

1905年,以吴汀鹭、祝丹卿、韩燮安、夏桂清、杨春瑞、陆宸卿6人为发起人,以实业救国为己任,集资9000银元在江阴城内无锡街唐公祠创办了江阴第一家织布厂¬¬——华澄布厂。由于经营得法,产品供不应求,畅销海内外,华澄布厂产品曾获美国巴拿马赛会奖、江苏地方物品展览会和京师国货展览会奖。工厂规模不断扩大,最多时建有7个分厂。1908年,吴汀鹭为解决本埠布厂所需的棉纱原料,集资白银30万两,创办利用纱厂,避免了本地种植的棉花需到外县工厂纺纱的环节,促进了江阴织布业的发展,带动了江阴纺织工业的异军突起,1910年吴汀鹭担任江阴商会总理,至1937年全县已建有134家织布厂。

1915年,吴汀鹭和郑国熙等创办了利澄内河轮船有限公司,开辟了江阴至无锡、武进、常熟的水上客运专线,此后,逐步发展多条到了到周边其他城市的航线。

1916年,吴汀鹭集资5万银元创办华明电灯股份有限公司。建设期间又增资1.75万元,于北门闸桥河西建发电厂,1918年10月10日建成发电,从此,江阴城区晚间用油灯改为了电灯,标志着江阴公用电力事业的创始和兴起。同年,吴汀鹭投资6万元,在江阴城内德胜巷独资创办商业电话局,至1933年交换机增加到到450门,路线最远的距江阴城区70多华里。1926年,吴汀鹭在江阴黄田港东侧购得滩地修筑趸船码头,创办了中华煤业码头公司。

江阴的民族工商业迅速发展,资金流通的数额越来越多,吴汀鹭凭敏锐的商业头脑,与韩燮安集资10万银元合办丰泰源钱庄,经营银两兑换、银洋汇划及商铺往来业务,为本地工商业者融通资金,促进了企业发展。

吴汀鹭在致力于发展工业的同时,尤为重视发展地方的文化教育事业,他说:“国家要强盛,必先着重于教育,而培育人才,端赖学校教育。”光绪三十年(1904)利用原礼延小学(前身为书院)场所开办正式小学一所,小学命名为辅延,有辅助礼延而推广的意思,校训为“崇实耐劳”四字,为地方培育贤才。此后,吴汀鹭本着乐育英才的宗旨,又先后捐资创办通惠义务小学、征存中学,并担任各校校董和南菁中学校董等职。他办的学校,对启发民智,传播文化,普及教育,都有积极意义,受到江阴民众的称颂。对家乡怀有深厚感情的吴汀鹭还办了许多地方公益事业,如建筑通惠厂布公所、救火会、施医局、红十字会,并支持开设江阴医院,推行西医西药。

1917年吴汀鹭聘请名工巧匠,在城内高巷兴建住宅,历经3年而建成。

江阴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,旧时的江阴战乱频繁,政局动荡,百姓遭殃,吴汀鹭在全力发展地方实业之际没有忘记关心地方政事,在保江阴一方平安,避免战祸方面作出了巨大的贡献。

1911年秋,武昌起义消息传来,江阴县官吏纷纷逃逸。江阴为军事要塞,所驻军队有江防营、要塞炮台等5000多官兵,已欠军饷3月,有动乱滋事的苗头出现,江阴城区民众纷纷出城避难。吴汀鹭以商会总理身份出面,筹措军饷,抚慰士兵,稳定了民心。

1913年8月,吴汀鹭经地方人士推荐,经江苏省政府任命为江阴县民政长(即县长),上任后克服困难,履行职责、维护治安。同年孙中山领导的二次革命爆发,江阴要塞黄山炮台的官兵也宣告独立,袁世凯急派海军总长刘冠雄率军舰九艘驾抵江阴,局势日趋紧张。吴汀鹭再次穿梭来往于炮台军营之中,做劝谕疏解工作,陈说利害关系,并筹款18800元,劝说炮台官兵停止对抗,和平解决,使江阴避免了一场战乱。

1924年直奉交战。江阴历史发生了惊心动魄的“乙丑兵灾”事件,当时直军占据江阴城死守,奉军以要塞为据点,向城内围攻。正处两军对垒的危急之中,地方人士推举吴汀鹭、章崇治、陈美斋为代表,出城同奉军毕庶澄洽谈。经几回合的协商,又筹措数万元饷银交直军陈孝思部队,直军才退出江阴县城,江阴民众再次免除了一场灾难。

到抗战爆发前的30多年时间内,江阴的民族工商业获得了较快的发展。1937年12月日本军队侵占江阴,历尽艰辛,好不容易发展起来的江阴经济遭受到了严重打击,许多行业均毁于战火,故居也被日军侵占作为驻澄警备司令部。日军把吴汀鹭亲手创建的华澄布厂所属5个分厂焚毁,电话局、电灯公司也遭到严重破坏。吴汀鹭避难乡间,日军侦得其住处,派人将其挟持至江阴城,威逼他到伪政权任职,被他拒绝。吴汀鹭最终设计脱走上海,他说:“江阴是忠义之邦,看重民族气节,虽受威迫恐吓,岂肯屈服事贼,丧失国体。”这席话,凸现了他的爱国之心和浩然正气,此后,他长期寓居沪上。1949年,江阴解放之际,他在上海以80岁高龄执笔撰写了他的《八十回忆录》,不久,又修订了中年时代写的《江阴八十一天碧血史》,建国后,吴拥护共产党的领导,继续关心家乡工商业建设,他的一生充盈着热爱故乡的赤诚之心和实业救国的民族正气!